Han

杂食动物 摇摆不定








Feel your hands all over me


听着歌突如其来非主流。




想要遇到一个第一眼就发光的人,唯一懂得自己的人。




代入吃过/正在嗑的cp,也都大抵如此(……)





亲爱的玛嘉烈

黄/耀/明有一首歌,叫《亲爱的玛嘉烈》。





惨绿青年 你短发密且软

谁给你剪 谁给你剪

如你出走那天 没人看见


惨绿青年 你短发密且软

谁给你剪 谁给你剪

明天你预算 将翻过天边地平线


惨绿青年 你比我没底线

行装更多 年资更浅

离家更是远

竟可以支撑到目前


诚心 祝福你

捱得到 新天地




今天再次看“太平山下”演唱会live版,后来有Patti Smith的《花》的译文:




从生长多年的花丛中,一朵花探出身来。


一个人拍下了它。


他曾让时尚战栗,也令母亲偏爱。


满墙的花朵掩饰了这个青年所有的泪水,


他一无所有,却紧握着荣光。


他握住的将是上帝的手,


引领他走入另一座花园。





期待今后的两个人能平安地迈入新篇章,创造新的精彩。



I still need you


I still care about you


Though everything been said and done




I still feel you like I'm right beside you 


But still no word from you 


I wish I can find you 


Just like you find me that I...




Will never let you go


TT啊!!!!!!!!!!长这么大第二次真情实感地追星,然后(。)

ねぇ

我梦见两个长得很像《老子是魔法少女》里的哥哥的偶像组合(对不起一时想不起名字)的纸片人在唱TT的ねぇ,梦里觉得好耳熟好好听,醒过来差点飙出一句操xx。







明明很久没有听这首歌了。








他们真的解散了啊。

点播一首《真相是真》给自己,没想到这次是为了TT。我哭一哭就好。祝两位先生今后一切顺利。

他们解散了。

The Thing Called Intimacy


○ CP:东纶
○ 梗源:Love Is Magic-John Grant
○ 极度意识流 现实魔幻向(把术语倒过来全是脑洞的错)
○ OOC x3   只有这个脑洞属于我


————


那通电话比较诡异却真实的地方就在于,电话那头的呼吸声都被刻意减弱了,压得两个人都差点就要窒息。


————

炎亚纶很久以前便再没跟人详述过这种感受。他脑袋里会没来由的生发出千万个声音,它们交织成一片茫茫的白,空寂而刻板,催促着他去拽出由记忆中许多零星的疑问拼凑而成的巨大拼图。这一刻是属于你的,找齐零件,把这填满。他学会了如何与这片空白相处,不暴躁不忧虑,如老者下棋,一秒也可拆分着慢悠悠地过。

所以他何必再去纠结遇到过的某个人呢?在解决了危及精神和生命的许多问题之后,在面对更多重大而要紧的问题之前,他明明耐心地对所有人一再的声明过他们的这段关系有多么的普通,普通到如果将其放在另两个不需要在镜头前微笑和歌唱的人类身上,绝没有人会想要去多解读一个表情。可是他也一再的提醒自己,人类的记忆会因外界刺激而延长至永恒,他忘不了自然是因为别人忘不了,反之或许亦然。他望向镜子里的自己,幻想出无数种未来的可能性,却在即将回望过去时闭眼,那道闸门如愿轰然阖紧。他能感到细密的睫毛陷进了用力皱起的皮肤,眼膜刚被揭下,莫名的冰凉与潮湿袭入肌理,在一瞬间凶猛如冲打礁岩的怒浪。

我们之间什么也没有发生过。这句话好几次差点就要冲口而出,每次都好险被炎亚纶生生压抑在唇齿间,拥挤得让咬合肌一阵紧绷,好巧不巧,吴庚霖的小小爆发被全程记录。

人们究竟在他们身上期待些什么,他和汪东城一直心知肚明,但出于最复杂也是最简单的那个理由,谁也无法主动表露。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记得,那些热烈的过往如同火花一样灿烂,却终归只是在场看客的一次极致体验——伴随着巨响爆裂而出的光亮与色彩最终消融于浓重的夜色,空气里满是兴奋后的落寞,有人的脑海深处还在嗡嗡响,大多数人已绝不会再多驻留哪怕一刻。因为世上每分每秒都有火花绽放,他们不过是占据了世界一个再小不过的角落,殚精竭虑地释放出日后想起也要用什么压住胸口以抵制思绪融化漫溢的终极热量。

清洁保养停当,炎亚纶照例用酒精片和纸巾细细擦拭过手机才安心让冰凉的机体倚靠住手掌,踱到床前时他突发奇想,指尖飞跃,发现最近通话下方,要再往下翻两页才能找到那个号码,在一众精简又亲昵的汉字中间显得又长又造作。跟这份陌生比起来,翻山过海的距离好像还比较容易适应。

再看看时间,也才过去了两天一夜而已。

回想起来,这通电话的拨打者想必和自己一样困惑。炎亚纶仔细回忆那暗夜里鬼使神差一般的触碰和接听,一声“喂”还没从嘴里困顿地挤出,某种预感就扼住了自己的咽喉,于是一切才从振动和惊惶中剥离,真正寂静下来。事实证明,他的预感不会有错,身体更是会将预感所及之事提前执行,连让意识清醒的机会也不给——所以说,那通电话比较诡异却真实的地方就在于,电话那头的呼吸声都被刻意减弱了,压得两个人都差点就要窒息。

“汪东城。”他把太多不确定的因素融汇成这个名字,声音由于喉咙干涩有些暗哑。本来可以说些别的,比如补上一句“喂”,等待对方道一个拨错号打扰了的歉,总比主动把一个在外人看来对自己重要至极的人的名字熨平展览出来得好。一瞬的反思之后,他又叫了一遍,完全信赖起自己的预感,令人失望的是这份信任里并未提前包含着期待。

电话那头依然太安静,炎亚纶后知后觉地想起自己很多时候根本忍受不了这样的安静,甚至想到自己应该是要负起热场的责任来了,虽然气氛被搞成这样从来也不完全都是他一个人的错。那个名字的主人倒是有些令人恼火的泰然自若着,他只是一直在呼吸,证明着自己的存活和毅力,仿佛在等这边的人爆发出什么惊人的言论然后忍无可忍地笑出声,但连一句“Surprise”也不会说。

他一直听着汪东城的呼吸声,心思从感叹那人清醒到连呼吸也要压抑,忽而转到怀疑起几年的时光是否真的已经将他改造得连睡着的呼吸都可以变得那么轻浅。对啊,他应该开口说声好眠,而不是一遍遍叫他的名字然后偷听他的呼吸,这是什么近似变态的作为。

然而还没等他开口,电话就被挂断,那句好眠依然卡在它本来待着的地方。就说嘛,他预感很准的,只不过是少了本来有过的期待。

这通电话诡异的地方就在于,他们呼吸交缠后继续就此别过,好像火花的遗骸在阳光下便也不复存在。


END


————



本人:Intimacy这词真的有些难以诠释,想表达出曾经的某种亲密无间,不知道这个夜来非产物有没有传达好这层含义(喂)。

又及:虽说是听着Love Is Magic想到的脑洞,但氛围什么的只与歌曲中间阐述“亲密”(Intimacy)的那段相似。个人理解为爱情如魔法一般让人捉摸不透且来势凶猛,不论如何也要尝一次头破血流的滋味(歌词里有“爱情除了带去谎言外不算太悲剧/毕竟也没什么好失去”);而亲密虽然也会让人不自觉的深陷和着魔(be in control),但是或许亲密是不会存在于真正的爱情里的。

又又及:哔哔完了,初心爱豆cp嗑得我头晕脑胀,停不下来(……)



爱降临时你大可以不顾一切撞上去,一切不会比一个谎言更加悲剧,反正也没什么好再失去。




夜来非(明明只是你翻译得很非)

存梗,万一想到怎么下笔写同人文了呢(……




John Grant想必会是我歌单里最特殊的存在之一。

ball ball自己


Just bring me my happy days.